廣東快車:早期珠江三角洲藝術的一個剖面

M+ 希克資深策展人 視覺藝術 皮力 


「廣東快車」項目是2003年第50屆威尼斯雙年展主題展中,由策展人侯瀚如策劃的展覽「緊急地帶」中的一部分。該項目把珠江三角洲地區常見的街邊臨時建築化為展覽空間,呈現1990年代以來活躍於該地區的14位藝術家和藝術機構的藝術實踐。這是珠三角藝術家首次參展大型國際展覽項目之後,亦到了香港、北京、英國等地巡展。

隨着冷戰結束、網絡高速發展、工業化腳步加快,亞洲成為全球化進程最快的地區。珠三角受益於改革開放政策、廉價勞動力,不僅成為世界工廠,以及經濟騰飛的聯合都市,更造就了新的藝術語言,以至於世紀之交成為全球文化藝術研究的焦點:如1997年起,策展人侯瀚如、小漢斯策劃了「移動中的城市」系列展覽,試圖以全球化和都市化的框架解讀亞洲當代藝術;2002年,建築師庫哈斯在珠三角考察並出版《大躍進》一書。

1990年代的中國藝術家,大多以現實主義的方式回應抽象的政治訴求,從而過分依賴具象化和政治符號化的風格。「廣東快車」的出現則讓人看到一種新的藝術語言。遠離政治中心、地處改革開放前沿的珠三角正經歷急速的全球化和都市化,這裏的藝術家甚少以政治、商業符號表達對社會的懷疑與批判,而是以多元媒介展現全球化影響下的都市景觀與日常生活,以及都市人複雜的心理與情感。緣影會的鏡頭對準「城中村」生活,劉珩的錄像裝置關注被都市化改變的小鎮。除了可見的都市景觀,展覽亦探索了都市人的內心世界。林一林的行為作品 《100塊和1000塊》和蔣志的裝置《吸管人》,均直指消費社會的物慾橫流。鄭國谷的《樣品房》揭示了作為製造業樞紐的陽江與全球市場的連結,陳劭雄的《花樣反恐》將國際政治事件和生活經驗結合, 而徐坦、金江波和維他命空間的原始方案,則利用網絡直播令深圳本地的藝術活動與威尼斯的國際展覽互融。這正是中國藝術家首次對全球與本土的動態關係作出回應,他們不滿足於成為「中國藝術家」,而將自己視為全球網絡的一員。可見 ,「廣東快車」展現了「中國」和全球化概念下多元的文化藝術脈絡,並預示中國藝術開始從強調「中國身份」轉向介入生存現實。更重要的是,「廣東快車」代表了一種新的展覽形式。每次展覽都是藝術家討論協商的結果,作品之間相互隔絕又彼此滲透,這種策展手法不再像傳統展覽般呈現共識,而是着重思考討論中的不確定性。這亦是應對全球化展覽網絡的即興策略。

然而,在珠三角的社會網絡中,藝術家缺乏「文化資源」與賴以生存的「藝術市場」,現實的境遇十分窘迫。他們被迫自我組織起來:博爾赫斯書店既是書店亦組織展覽,維他命藝術空間既是商業畫廊又是非牟利空間,緣影會因無法公開組織放映而走向電影製作。連「廣東快車」本身亦是一次一波三折的自我組織。這個項目並無官方支持,而是由很多中國藝術愛好者「接力」完成:早期獲得香港的藝倡畫廊、漢雅軒等的支援,後來在尤倫斯基金會和烏利。希克博士的幫助下準時於威尼斯雙年展開幕。2003年展覽結束後,為保留作品的完整性,收藏家管藝收藏了這批作品並運送回國,後於2014年將它們捐贈予M+。

經過M+修復整理,這批作品封存十餘年後再次展出,重現當代中國藝術的轉折時刻,以及包括香港在內的珠三角與當代中國藝術史的關聯。當年中國大陸匱乏的物質條件和臨時的展覽空間,與現今制度化的當代藝術環境截然不同。「廣東快車」包羅了當時新的藝術概念和 形式,如場域特定裝置和現場直播,具有「反藝術」的特徵──不再追求傳統藝術嚮往的經典性,而強調作品在不同展覽現場的靈活多變。當下重現「廣東快車」成為極富挑戰性的工作──如何按照博物館收藏、 保存、研究和展示的規範,展現當年拒絕「經典化」的藝術實踐之質感與肌理,以及展覽的流動性與現場感?關注當代是為明天展現歷史。人們常以為「當代」如此之近,無需精心維護。但重構「廣東快車」令人感到記錄和保育當代藝術作品刻不容緩,「當代」正轉瞬即逝。我們希望是次展覽不僅重現當代藝術發展的一個瞬間,更延伸對上述問題的思考與行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