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快车:早期珠江三角洲艺术的一个剖面

M+ 希克资深策展人 视觉艺术 皮力


「广东快车」项目是2003年第50届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中,由策展人侯瀚如策划的展览「紧急地带」中的一部分。该项目把珠江三角洲地区常见的街边临时建筑化为展览空间,呈现1990年代以来活跃于该地区的14位艺术家和艺术机构的艺术实践。这是珠三角艺术家首次参展大型国际展览项目之后,亦到了香港、北京、英国等地巡展。

随着冷战结束、网络高速发展、工业化脚步加快,亚洲成为全球化进程最快的地区。珠三角受益于改革开放政策、廉价劳动力,不仅成为世界工厂,以及经济腾飞的联合都市,更造就了新的艺术语言,以至于世纪之交成为全球文化艺术研究的焦点:如1997年起,策展人侯瀚如、小汉斯策划了「移动中的城市」系列展览,试图以全球化和都市化的框架解读亚洲当代艺术;2002年,建筑师库哈斯在珠三角考察并出版《大跃进》一书。

1990年代的中国艺术家,大多以现实主义的方式回应抽象的政治诉求,从而过分依赖具象化和政治符号化的风格。 「广东快车」的出现则让人看到一种新的艺术语言。远离政治中心、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珠三角正经历急速的全球化和都市化,这里的艺术家甚少以政治、商业符号表达对社会的怀疑与批判,而是以多元媒介展现全球化影响下的都市景观与日常生活,以及都市人复杂的心理与情感。缘影会的镜头对准「城中村」生活,刘珩的录像装置关注被都市化改变的小镇。除了可见的都市景观,展览亦探索了都市人的内心世界。林一林的行为作品《100块和1000块》和蒋志的装置《吸管人》,均直指消费社会的物欲横流。郑国谷的《样品房》揭示了作为制造业枢纽的阳江与全球市场的连结,陈劭雄的《花样反恐》将国际政治事件和生活经验结合, 而徐坦、金江波和维他命空间的原始方案,则利用网络直播令深圳本地的艺术活动与威尼斯的国际展览互融。这正是中国艺术家首次对全球与本土的动态关系作出回应,他们不满足于成为「中国艺术家」,而将自己视为全球网络的一员。可见,「广东快车」展现了「中国」和全球化概念下多元的文化艺术脉络,并预示中国艺术开始从强调「中国身份」转向介入生存现实。更重要的是,「广东快车」代表了一种新的展览形式。每次展览都是艺术家讨论协商的结果,作品之间相互隔绝又彼此渗透,这种策展手法不再像传统展览般呈现共识,而是着重思考讨论中的不确定性。这亦是应对全球化展览网络的即兴策略。

然而,在珠三角的社会网络中,艺术家缺乏「文化资源」与赖以生存的「艺术市场」,现实的境遇十分窘迫。他们被迫自我组织起来:博尔赫斯书店既是书店亦组织展览,维他命艺术空间既是商业画廊又是非牟利空间,缘影会因无法公开组织放映而走向电影制作。连「广东快车」本身亦是一次一波三折的自我组织。这个项目并无官方支持,而是由很多中国艺术爱好者「接力」完成:早期获得香港的艺倡画廊、汉雅轩等的支援,后来在尤伦斯基金会和乌利。希克博士的帮助下准时于威尼斯双年展开幕。 2003年展览结束后,为保留作品的完整性,收藏家管艺收藏了这批作品并运送回国,后于2014年将它们捐赠予M+。

经过M+修复整理,这批作品封存十余年后再次展出,重现当代中国艺术的转折时刻,以及包括香港在内的珠三角与当代中国艺术史的关联。当年中国大陆匮乏的物质条件和临时的展览空间,与现今制度化的当代艺术环境截然不同。 「广东快车」包罗了当时新的艺术概念和形式,如场域特定装置和现场直播,具有「反艺术」的特征──不再追求传统艺术向往的经典性,而强调作品在不同展览现场的灵活多变。当下重现「广东快车」成为极富挑战性的工作──如何按照博物馆收藏、 保存、研究和展示的规范,展现当年拒绝「经典化」的艺术实践之质感与肌理,以及展览的流动性与现场感?关注当代是为明天展现历史。人们常以为「当代」如此之近,无需精心维护。但重构「广东快车」令人感到记录和保育当代艺术作品刻不容缓,「当代」正转瞬即逝。我们希望是次展览不仅重现当代艺术发展的一个瞬间,更延伸对上述问题的思考与行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