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的教育儿女英雄传之智取扯旗山爱的教育二年级之A片看得太多了爱在考试的季节

爱的教育

2019年8月3日(星期六)下午3时
映后谈由联合策划林奕华以粤语主讲

1997|81分钟|粤语对白,中文字幕
级别:I
本场放映的是唯一可以放映的档案,由录影带模式转为数码模式,画面质素或未如理想,敬请见谅。

同样是手持一盘鸡蛋,从后台走到舞台上,把它放在桌上。为什么貌美如花的她和中人之姿的她,会带给观众对那盘鸡蛋如此不同的想像?眼睛,是否只可用来看想看的东西?所谓的「想」,究竟可以支配一个人的多少理性?而由主观愿望出发的欲求,是不是能令人看见鸡蛋便联想到「爱情」? 「爱情」,是一种认知,像一幅画作,通过透视法,建立与观者的关系。但当客观现实大于幻想,是不是会让所见从立体变成平面,再美的对象都变得不再吸引?如果「爱情」是艺术,是否因为窍门在于如何看?创作于失恋期间,林奕华的这部剧场作品可谓别开生面:当多数人借K歌浇愁,他选择了问别人,看我和我看自己,差别可以有多大?


儿女英雄传之智取扯旗山

2019年8月3日(星期六)晚上7时
映后谈由联合策划林奕华以粤语主讲

1997|175分钟|粤语对白,中文字幕
级别:IIB(青少年及儿童不宜)
本场放映的是唯一可以放映的档案,由录影带模式转为数码模式,画面质素或未如理想,敬请见谅。

1996年,林奕华以《男装帝女花之香港后妃列传》在九七回归前夕的香港吹起「青年剧场」的第一声号角。翌年《儿女英雄传之智取扯旗山》踏出更走近观众的一步。在香港文化中心剧场内,三小时无中场休息的「玩」与「反」(广东话与玩同音),是与最影响年青人的流行文化的埋身搏击,也可能是香港剧场史上最早论述「青年」可以怎样被彻底消费的寓言于游戏。英文剧名Bad Girls Meet Material Boys ,开了梅艳芳和Madonna两位天后各自名曲的玩笑,是对剧中「玩完,跟住玩乜嘢」的氛围的点题, 感觉很desperate ,但又娱乐性十足,是典型非常林奕华荒诞又真实之作。


爱的教育二年级之A片看得太多了

2019年8月4日(星期日)下午3时
映后谈由联合策划林奕华以粤语主讲

1998|133分钟|普通话对白,中文字幕
级别:IIA(儿童不宜)
本场放映的是唯一可以放映的档案,由录影带模式转为数码模式,画面质素或未如理想,敬请见谅。

应台湾小剧场联盟邀请,林奕华在「不拒绝任何有意参加演出的应征者」的前提下,创作了这部引爆强烈争议的《爱的教育》第二集。争议,倒不是因为剧名中的A片(即港称「四仔」的色情影片)真的出现在舞台上,却是由于A片被这部剧场作品重新定义后,它与演员穿多少衣服,有否短兵相接等尺度问题已完全无关,但不代表A片的元素和性质在剧中欠奉:舞台上的演员身穿台北最具名望的中学校服,不断满足舞台下观众发施号令及其五花八门、不可思议的要求,看似与A片没有直接联系,然而,从滥用权力到绝对服从,肉体操控到加诸精神暴力,所呈现的,就是抑压过后的宣泄与狂欢。此剧创作于台湾艺人白冰冰女儿白晓燕撕票案半年后,媒体报导泛滥成灾。演出尾声,一个女孩子在迷蒙的雾霭中被湮没,舞台上空留未奏完的《茉莉花》。


爱在考试的季节

2019年8月4日(星期日)晚上7时
映后谈由联合策划林奕华以粤语主讲

2000|191分钟|粤语对白,中文字幕
级别:III(只核准对年满18岁的人上映*)
本场放映的是唯一可以放映的档案,由录影带模式转为数码模式,画面质素或未如理想,敬请见谅。

千禧年代来临,香港推行教育改革,强调创意思维,宣扬通识教育。由必须考试的中学生出题目考时任教育统筹委员会主席梁锦松,这是不是创意思维?题目中发自年青人内心的重重疑问又是否成年人该学习的通识教育?作为回应千禧教改的「青年剧场」,一如既往,所有文本均出自参与演出及创作的中学生年青人的手笔。全部「试题」合共逾数百题,一方面反映港式考试压力对成长的抑压,同时呈现当抑压得到释放,年青人的奇思妙想原来是多么出人意表,引人入胜。

*退票详情请按此